摘要:



今天翻阅这些天积压的报纸,看到12月10日的北青报载,著名的舞蹈艺术家资华筠先生已于12月9日凌晨辞世。瞬间,与资华筠先生交集的往事开始出现在脑际。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实际上只是一个观众,而且是一个去进行舞台摄影的观众。记得那是1980年的11月或12月,朋友小汪电话我是否愿意一起去进行舞台摄影“创作”。那时刚刚参加完中摄协文革后的第一期讲习班,摄影创作热情属于最High的时期,当然依约而至去了。去前我对演出什么,什么演员并不知情。朋友小汪似乎和艺术研究院有什么渊源,对文艺界很知情。到那后,他告诉我这是三个著名的舞蹈演员专场。这三个演员是资华筠、姚珠珠、赵青(但网上说这个晚会是资华筠、姚珠珠和王昆,应该是错误。王昆是歌唱家而非舞蹈家)。我对舞蹈界根本不熟,之前应该是只听说过赵青。演出非常精彩,而且资华筠显然是重心。我在台下专心摄影,也被她们的艺术感动。那时的舞台不像现在舞台美术那么奢华,见物不见人,而是朴实无华,只有简单的素色背景。这为我的摄影提供了方便,尤其是强烈的光比,曝光后的底片背景一片漆黑。我看到这个条件,就开始大胆的用多重曝光和慢门曝光技巧了。资华筠在演出她著名的《思乡曲》时,我用先用慢门曝光为她陪舞的姚珠珠的旋转,然后开大光圈快速定格她的一个造型。于是一个动、慢结合的影像成功地叠加出一个有静有动的情绪过程。紧跟着,我把这幅作品投稿给香港的《摄影画报》,获得了那个月月赛的金牌奖。那次拍摄经历,让我认识了资华筠是谁,知道了她是一位造诣深湛的舞蹈艺术家。

 

从那之后,再没有看过她的演出。

 

2003年我的论文《不能遗忘的观看》,获中国文联理论批评论文二等奖。在颁奖仪式上见到了资华筠。在事后的宴席上,我和她坐在一起,还和她攀谈了。她那时已经六十多岁了,虽不青春,但依然意气风发。记得她对当时文艺演出中那种越来越商业的世风颇不以为然,说到兴处,起身模仿那些认为不堪的舞蹈动作,逗得我们哄堂大笑。她当时的即兴表演,让人感到她是一个内心纯洁并兴之所至的真性情人。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如今,资华筠在78岁之际离开了她毕生追求的舞蹈。愿她在天国继续舞之蹈之,永远活力四射。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