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manipulated photography这个词汇很长时间基本是影像批评话语系统中的概念。如果说可以把某个类型的影像现象用这个词汇加以界定和描述的话,这个类型指的是和政治有关的造假的影像,也即是我们早就习惯指称的“假照片”和“换头术”一类的假影像。这个词汇在国际上使用很长时间了,尤其是冷战结束以后清算集权宣传制度时,甚至成为一段批评影像政治时的显学。中国当代艺术家张大力先生前些年广受国内外艺术界关注的作品《第二历史》,谈的就是这个话题。相对于manipulated photography这个词汇,英语中更多使用的是Photo manipulation(照片处理、修改)和Manipulated Photos(处理、修改照片)。在前数码时代,Manipulated的手段主要是通过暗房放大照片时对底片影像进行人工遮挡和多底合成叠放,比如郎静山式的“集锦摄影”和杰瑞·尤斯曼的那些“超现实影像”。除艺术家之外,政治集团往往不惜高昂成本,组织专门的专业队伍,通过制作中间底,和人工刀刮、笔绘来完成影像的篡改,比如前苏联和中国的那些换头术、换景术。前年夏天,我曾和石志民一起邀请原新华社洗印车间的两位退休高级技师,向他们讨教那些神奇的领袖影像的制作方法,为他们高超的技法和智慧所折服。
        数码时代以后,对照片的Manipulation(篡改)更为方便,于是这种方式方法也成为国际沙龙摄影爱好者普遍使用的手段。这时manipulated photography的指涉有些改变,主要指沙龙摄影中的一种主流现象了,而且含有“设计”和“创意”的意思,所以在多数时候将其称为“创意摄影”。我们现在大多数院校摄影专业学生所做的“作品”,大多也可划入这一类。所以这个词汇的理解是有一定的语境关系的。但是这类影像还是有其比较明显的特征的,就是以移动篡改“具体影像”为主,而不是制造模糊抽象的影像效果。不能将纪实性摄影之外的影像实践都用manipulated photography一概而论。至于有人将其翻译成“替代性矫饰摄影”那就是个人理解了,只要没有形成社会普遍性的误读,就随他去了。
        在今天的中国,如果按原manipulated photography最早指涉的有政治意味的典型造假影像,就是那些为了得奖进行PS的纪实影像了。但是我们对摄影比赛上反复出现的那些艺术型的电脑制作的作品,只是一般性的以“艺术”称谓来界定,就显得还缺少借鉴国际业界对这类影像称谓的历史性理解。这倒是我们应该补课的。因为,摄影的分类和摄影类型的概念确定,很长时间阻碍了中国摄影文化轻装前进的进步,我们经常为此付出太多的争辩。当然一些不负责任的信口胡说的假学术也着实害人不浅,造成一些初学爱好者和能力不强的朋友们走费劲不讨好的歪路。

下面举一些相关的图例——

前数码时代的manipulated photography——


一战的宣传照片,各个细节都是由许多张照片合成出来的,但技术很高超。

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一家。后面那个军人是合成进去的。




张大力利用原照和篡改照的对比来说明政治是如何制造“第二历史”的。


1948年利用这种手段制作的家用电器广告





数字时代之前的影像修改工具,包括喷笔,可以修改正相之后再翻拍中间底。





文革中关于修改政治影像的文件通知。



2013年6月3日我和石志民邀请原新华社洗印车间的高级技师和车间主任,了解染印法和修改照片的方法,解开了好多历史谜团。左一:高级技师贺书君78岁;左二:原洗印车间主任、厂长于敬贤79岁。




数码时代后现在的这类影像,也可称为创意摄影——
















注:关于manipulate这个词汇在摄影上的阶段意义,王保国先生也提供了有价值的资讯。谢谢保国。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