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人民摄影报编者按:

  这几天新闻媒体处理姚贝娜之死的案例,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讨论,因其不仅涉及了新闻采编的伦理问题,可能还超越了法律的底线。新华社高级编辑曾璜1987年前往纽约Syracuse大学研究生院时,曾调研过美国新闻摄影采编中的法律和伦理道德的规范,现重新编辑发表,以帮助摄影人了解国内外有关摄影采编的法律和伦理道德规范。

  曾璜介绍,“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传播事业的蓬勃发展,导致了从业媒体的很多人,没有受过新闻法律和伦理的教育,很多纠纷是记者侵权在先。很多国内的年轻新闻从业者以为西方媒体是不折手段的“扒粪族”,其实从业人员犯法或违背职业伦理,不仅会被马上辞退被追究,而且别的机构也不敢雇佣。违法违规的责任则由媒体去承担,赔偿数额常常高达数百万美元。所以,新闻法和新闻伦理课是每位新闻传播学院学生的必修课,也是年轻人从业媒体第一天必须培训的内容。此外,媒体的主要责任包括维护社会的公平和公正,比如西方媒体扒“强权利益集团的粪”,而中国媒体和从业人员常常将自己凌驾于社会的弱势群体之上。这也是不正常的现象。”

  中国的摄影教学体系中缺乏对摄影伦理的教育。姚贝娜事件,注定要作为中国新闻史上一个重要案例来教育新闻业界,提醒从业人员一定要恪守新闻采访的伦理。


美国新闻摄影伦理道德的规范

   曾璜

19911218日, 美国各大报纸都在其头版显著位子刊登了31岁女子帕特丽夏·鲍曼的照片, 鲍曼女士是在19915月控告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家族的一位年轻人将其强奸后,成为全国关注的新闻人物。败诉后,鲍曼女士决定于19911218日晚接受美国广播公司的露面电视访问。这天美国各大新闻媒介所发表的鲍曼女士的照片是事发以来在公众媒体上首次出现她的可辨认的影像,美联社所发的照片是他们124日在法庭上拍摄的鲍曼女士作证的照片。

  为什么美国新闻媒介在早已拍到这位全国读者希望一睹为快的新闻人物的照片后, 一直等到其本人同意在新闻媒体上露面之后才予以发表?

  19891221日, 纽约《每日新闻报》在其头版发表了一幅美联社记者拍摄的“一位妇女在得知其女儿乘坐的泛美103航班为国际恐怖分子炸毁后,哭倒在纽约肯尼迪机场候机大厅里”的照片后,许多新闻从业人员和读者指责美联社和《每日新闻报》在发表和采用照片时未能保护被摄者的隐私和做人的尊严。纽约希拉丘斯大学传播学院教授彼得·穆勒投书说:“我们是否从这位遇难者母亲的照片中对飞机爆炸事件了解得更多呢?这照片不是新闻,这照片不是新闻摄影。” 为什么这样一张照片被新闻界同行和读者批评为“在伦理道德方面走得太远了”呢?


  这里涉及的问题是“新闻摄影的伦理道德考虑”,或也可表述为“新闻摄影的伦理道德观”。在上述例子中, 美国新闻媒介的所作所为, 与我们以往所了解的西方摄影记者在采访中不折手段巧取豪夺的情况大相径庭。那么,什么是美国新闻摄影的伦理道德观? 它又包含哪些内容呢?

  

新闻伦理道德包括多种内容

 

  据《休斯顿邮报》摄影记者卡雷格·哈特林提交给美国全国新闻摄影协会的论文所述: “伦理道德是那些成文或不成文的控制个人或社会行为的准则。”德克萨斯州立大学新闻系教师朱利安娜·牛顿在她提交的论文中认为,伦理道德的考虑是判断好与坏,对与错, 合适与不合适。 实际上,这种考虑常常是对不存在明确判断标准的事物进行判断的过程。”具体到新闻摄影领域,内布拉斯加大学教授迈克·雷兹说:“新闻摄影伦理道德的考虑即摄影记者和新闻媒介拥有宪法给予的权利去拍摄和发表照片,但我们会这样做吗?”更具体地说, 这种考虑包括摄影记者在新闻现场拍与不拍;用什么方法拍;拍得的照片是否是新闻事件最真实的表述;照片以什么样的形式发表;当照片以某种形式发表后会对读者和被摄者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怎样在满足公众知的权利的同时,照顾到被摄者的隐私权利等问题。

  在拍与不拍的选择上, 以“枪毙越共”嬴得1969年荷赛和普利策奖的美国著名摄影记者爱迪·亚当斯谈起他在采访越南战争中一幅没有拍下的照片。当时,亚当斯是美联社驻越南的战地摄影记者。 “在一次随军采访中,子弹在头顶飞舞,炮弹在不远处爆炸,周围都是死伤的士兵。我突然看到离我5英尺远一位年仅18岁的海军陆战队队员的娃娃脸上充满了我从未见过的恐惧。 我拿起相机,试图拍照,我最少试了三次,但最终也未能按下快门。但我认为那是对的。”

 

 

以什么样的方式使用照片

 

  朱利安娜·牛顿在提交给美国新闻摄影协会的论文中还指出:新闻摄影伦理道德的思考不仅包括摄影记者在新闻现场的行为、照片发表后对被摄者和读者的影响,还包括以什么样的方式使用照片。因拍摄美国南部新移民的苦难生活而获得1970年普利策摄影特写奖的《棕榈海岸邮报》摄影记者达拉斯·肯尼在这方面有着痛苦的经历:那是在肯尼获奖的第二天,当他看到一张同事们将香槟浇在自己身上的照片与一张他的得奖照片——几位站在破旧木屋前衣着破烂的孩子们——并列刊登在《棕榈海岸邮报》的头版上,他感到内疚。“那些为我打开他们自家大门的人看到这些照片又会怎么想?”为此,“我最后离开了那家报社,去寻找那些能复苏我的心灵、洗清我的罪恶感的故事。”

  由于新闻摄影采访中新闻瞬间的不可重复性,加之图片在编辑时仍有机会来决定是否发表和以什么样的形式发表,许多工作在第一线的新闻摄影从业人员都认为:在新闻现场, 应先按自己的直觉,拍下任何有价值的影像,在发表时再去考虑伦理道德的问题。前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部主任、著名新闻摄影教育家罗伯特·基尔卡在纽约希拉丘斯大学讲授图片编辑课时也指导学生,“先拍下,再考虑;没拍下,也无从考虑。”

  但许多社会学家和新闻摄影理论界的人士认为: 让图片编辑去考虑照片使用的伦理道德问题是摄影记者对职业道德不负责任的表现。摄影记者必须为他们在新闻现场的行为负责, 必须考虑在新闻事件现场的行为对被摄者的影响。摄影记者对所拍摄的照片是具有控制和负有责任的,拍与不拍不能也不可能让他人来决定。摄影记者必须处理好其对新闻来源(被摄者)、读者的责任和传播具有新闻价值信息之间的关系。

  在拍与不拍之间,笔者有过一次感受很深的亲身经历。那是1990年夏天,我来到纽约《新闻日报》任实习摄影记者的第一天,报社老记者彼尔·大卫斯带我去纽约长岛采访一个社区教育委员会的咨询会,不料会上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随后,几位与会者退出会场商量对策。我征求彼尔的意见是否跟出去拍几张,彼尔说:“别,他们需要一些隐私时间。”

  早在1980, 当时还在新闻学院研究生院学习的《休斯顿邮报》摄影记者卡雷格·哈特林曾做过一个比较公众与新闻摄影从业人员之间有关新闻摄影伦理道德标准差异的研究,结果显示摄影记者为获取照片,在行为举止上常常超过了公众可以忍受的程度,常常不顾法规, 具有违法倾向。这个调查结果发表后对上世纪80年代美国新闻摄影从业人员检讨自己、重建新闻摄影伦理道德标准产生了有益的影响。

  

在拍摄中要考虑人的特性

 

  在新闻摄影的实践中,不存在一个普遍的伦理道德标准以应付千变万化的情形,但却有一条行为准则能减少新闻摄影工作者违反伦理道德,这就是时时注意到自己和被摄者作为人的特性。当这个特性被扭曲后,在伦理道德上的争议就出现了。正如一位传媒评论家所说的那样:“将人拍成物体是一个最典型的不具备新闻摄影伦理道德的情况。”

  除了摄影记者的自律之外,美国的新闻媒介也通过建立一些限制其采编人员的行为准则来达到减少违反新闻(新闻摄影)职业道德的行为。1981年夏天,《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时代周刊》等新闻媒介都有明文规定,不许记者参加与其报道领域相关的任何政治活动。对此,《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兼政治记者大卫·波罗特解释道:“当你选择记者为职业时,就得接受那些由于服务公众的责任所必要的对自身言行自由的限制。” 作为美国新闻摄影从业人员的专业组织的美国新闻摄影记者协会(NPPA)1984年也特设了 “人道奖”以奖励摄影记者在新闻现场所表现出的人道主义精神。

  现在, 新闻摄影伦理道德的教育已成为美国新闻摄影院校的必备课程,以美国东北部最著名的新闻学院 —— 纽约锡拉丘斯大学传播学院为例, 新闻摄影伦理学是新闻摄影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必修课。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教授埃德温·玛丁在谈到摄影记者应具有的伦理道德品质时说:“摄影记者也像一般人一样可能是善良的,也可能是卑鄙的;可能是关心他人的,也可能是自以为是的;可能是礼貌的,也可能是粗鲁的。但摄影记者应该是善良、礼貌和关心他人的;摄影记者应该被培养成善良、礼貌和关心他人的;摄影记者的善良、礼貌和关心他人应该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嘉奖。”

 

链接

 

美国职业记者协会(简称SPJ) 是全美最大的新闻行业组织。他们出台的新闻职业道德规范包括四个部分:寻求真相并报道真相;最大程度地减少伤害;独立运作; 可靠负责并保持透明。

  其中,涉及如何报道公众人物死亡新闻的属于第二部分,即“最大程度地减少伤害”。这一部分又包括以下主要内容:

  1、 新闻记者应该在公众对信息的需求与可能造成的潜在伤害或不适之间寻找平衡点。进行新闻采访,并不等于就拥有了一张可以随意傲慢或者擅闯他人私域的执照。

  2、 新闻记者对可能被新闻报道影响到的人要有同情之心。在报道青少年或性犯罪受害者时需格外谨慎。当采访对象或信息源因为缺乏经验或者其他原因没有对采访给予许可的时候,同样需格外谨慎。在采访报道时需考虑文化差异。

  3、 新闻记者应该认识到,是否可以通过合法途径取得信息,与报道或播出这些信息是否合乎新闻伦理,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

  4、 新闻记者应该意识到,相对于公众人物和那些积极寻求权力、影响力与注意力的人,普通人对他们自己的个人信息应该享有更大的控制权。在发表和报道这些个人信息前需要衡量可能产生的后果。

  5、 新闻记者应该避免迎合大众的猎奇心理,即使别人都在这么做。

  6、新闻记者应该在嫌疑犯接受公正审判的权利和公众的知情权之间寻找平衡点。在嫌疑犯接受审判之前披露他们的身份,有可能对审判结果产生影响,新闻记者应该考虑到这样的影响。

  在这个眼球经济的时代,任何一个热点事件都被反复消费,当成增加浏览量、转发量、阅读量和粉丝数的手段。

  即便是认真做新闻的媒体,稍有不慎,就会显得很难看,很容易给外界留下“等着小孩死亡的秃鹫”之类的观感。但要避免这样的局面也不难。所谓“悲天悯人的情怀”说起来太虚,只要对照SPJ的“新闻职业道德规范”来要求自己就可以了:

  你是否以尊重的态度对待消息来源和采访对象,最大程度地减少对他们的伤害?

  你是否对你的报道可能伤害的人怀有同情之心?

  是否意识到,即便你能通过合法途径获得某些信息,也不代表你就能合情合理地报道和使用这些信息?

  你是否在避免迎合大众的猎奇心理?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