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钟建明教授这篇文章对理解当下中国高等摄影教育状态堪忧的原因,是一篇清楚明白的文章。推荐大家一读。


        高等院校招生是按教育部制定的学科目录分门别类进行,各个专业根据自己的人才培养方案选拔人才。考虑到公平公正,中国实行的是全国统一招生办法,由于艺术类培养人才有自己的非常规要求,所以实行了专业提前校考制度,以此满足各个学校不同的培养方案和对人才的选择。但今年出现的全国摄影专业大面积归属到美术类招生中去,使得全国各个学校摄影专业一片哗然,忧心忡忡。


        学科划分可以说是一种行业标准,也是定义一个专业的归宿标记。近年我国的摄影的专业归属走向为:1992年到1998年,摄影和美术为同一级别的学科;2012年起,摄影隶属于美术学下的二级学科。


        摄影专业的大规模招生与高速发展始于2000年,当时大部分学校新办专业,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为了保证招生质量,也考虑到都是视觉艺术,可以和美术统一招生,但我们忽略了摄影专业自己的要求和特殊性,同时我们也忽略了艺术生的特殊性和考生的报考要求,在他们一旦发现摄影与绘画的差异后,很难转变,确实,摄影与绘画的差异太大。在这种情况下各个学校都开始努力调整招生方案,根据自己的学科要求和人才培养方案制定招生办法,毕竟它是一个独立的一级学科。但在2012年的教育部学科划分中,摄影专业被定为二级学科归属美术专业,造成大量摄影本科专业招生从美术生中挑选人才,这不能不说是摄影专业的损失也是考生的不幸。

        在这次教育部大规模的学科调整中,我们曾经做过大量工作,向学科委员会申述,但最终无功而返。对于这种结果我们不能简单地说是教育部门不重视摄影专业。我想我们自己也应该进行反省,检讨我们自己的问题。学科划分可以说是一种行业标准,也是定义一个专业的归宿标记。因此,学科划分与学科等级对一个专业非常重要,学科等级也决定了这个学科的专业地位。学科划分首先是门类,门类之下是一级学科、二级学科、三级学科,越往下学科内容越细,专业性越强。学科目录体现了一个学科的基本构成,如果打开《国家学科分类与代码》,就可以了解我们国家的行业体系结构与构成,打开教育部近年的本科专业目录,就可以了解今天中国本科教育体系的构成。我们在以上两个分类目录里都可以找到摄影的专业归属。如果打开历年目录进行比照,甚至可以发现这个专业的变化与走向。比如说1992年教育部学科代码表里,摄影属于“艺术学”门类里的一级学科,摄影有三个二级学科,摄影史、摄影理论、摄影其他学科。此时,摄影和美术同属一级学科,它们的学科地位相当。1998年教育部本科目录里“摄影”专业依然为艺术类下的一级学科,依然和美术同为一级学科。而到了2012年,教育部本科专业目录里摄影的学科地位下降到二级学科,隶属于艺术学门类下的美术学。1992年到1998年摄影和美术为同一级别的学科,到2012年摄影已经隶属于美术学下的二级学科。在系统内,一级学科可以说是一门独立学科,但二级学科就是附属学科了,2012版的目录里摄影理论和摄影史已经消失,这表明在教育体系内摄影的理论与史学专业方向已经不存在。


        一个学科分为理论与实践两部分,学科的地位与排名是以理论建设为标准,实践放在第二位。摄影专业沦为二级学科的原因在于它至今尚没有形成一门“学”即摄影学,全国有80多所院校摄影专业,却没有一所设有摄影史论专业方向。


        为什么这些年在全球范围内摄影已成为最重要的传播手段,谁也不敢轻易忽视摄影重要性的时候,摄影在中国高等教育系统内的地位不升反降?


        中国人中拥有上亿台手机照相机,它也已经成为公众的常态叙事工具,摄影在中国的普及程度让世界赞慕,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照相机消费国,每年摄影节、摄影比赛成百上千,其数量远远大于美术、书法。同时,目前设有摄影专业的院校也已经不少,全国有摄影专业的院校近90所,按每届每校招收30名本科生算,在校生学习摄影的学生数至少1万人,摄影教育的规模足够大了,按理讲摄影的地位应该有所提高,至少它的地位不应该低于美术。但恰恰事与愿违,为什么? 这要从国家文科的评估体系进行解析。一般情况下在国家科学发展分类中都将一个学科分为理论与实践两部分,特别是教育系统文科类更为明确,往往学科的地位与排名都以理论建设为标准,而将实践放在第二位。即考量一个文科的实力往往不以实践成果计算,而以学术研究与论文、论著发表排名。同理,尽管摄影在中国有巨大的消费者、爱好者群体以及数量庞大的学生,但这些在一个学科内都不能作为学术水平来考量,那么以什么考量学科的学术水平呢?这就是理论成果,论文与论著,这里且不谈这个评估标准是否合理,但这确是学科的实力所在。摄影专业沦为二级学科的原因在于它至今尚没有形成一门“学”即摄影学,全国有80多所院校摄影专业,却没有一所设有摄影史论专业方向,这也就是说支撑摄影成为一级学科的二级学科,摄影理论、摄影史专业方向已经不存在了,一个没有基本理论的文科专业哪里来的专业地位,理论是一个专业的核心,没有核心理论支撑的专业都难称其为专业,只能叫行业。摄影在中国的实践队伍人数与理论研究人数完全不成正比,其比例悬殊之大,可能是文科之最。作为一门文科的专业,连自己的基本理论与史学研究队伍都不完善,那凭什么进入一级学科呢!所以我们不能说别人如何如何不重视自己,首先我们应该在自身找原因,我们自身没有一个能够为自己进行辩护的强大理论队伍,摄影甚至没有一个完善的理论体系和评估标准,没有自己的独立学科即摄影学。那么建立摄影学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呢?至少需要有摄影基础理论、摄影史、摄影批评、摄影技术理论以及与摄影相关的诸专业方向理论与实践的专门人才队伍。在中国至少高校与各级摄影协会都应具备这些专门人才队伍与人才库才可以,每年要有一定数量在国际同行业中发表的论文和著作,同时在高校要成立这个方面的理论教研室。



        当今,摄影已经成为人类信息传播的重要工具,摄影的专业归属上,美术并非唯一最适合的专业,戏剧与影视学、新闻传播学离开摄影其学科就缺少一个重要部分。且每个学科对摄影有独立的专业要求,不能混为一谈。


        我们在检讨自身问题的时候,也应该思考另一个问题,既然摄影目前尚不具备成为独立学科,那它归属于美术是否合理?尽管摄影不能成为一门独立学科,但它的专业归属也不能随意指派。那它到底应该和谁联姻?目前全国摄影硕士研究生归属于美术学、设计学、戏剧与影视、新闻传播学四个一级学科之下,摄影作为以上专业学科的一个研究方向。除新闻传播学属于文学门类外,其他三个学科都属于艺术学类。这也就是说摄影与以上四门专业都有密切联系,它可以属于其中任何学科属下的二级学科,那么摄影适合放在哪个学科最适合?或者说哪个学科必须有摄影才完整,美术不是唯一最适合的专业,美术只能作为艺术摄影的一级学科,然而,把如此庞大繁杂的摄影都归属于艺术摄影显然不合适。那么摄影归属于戏剧与影视学、新闻传播学是不是也可以呢?

        与美术不一样,美术可以不依靠摄影,但戏剧与影视学、新闻传播学离开摄影其学科就缺少一个重要部分,甚至不能成立。首先看戏剧与影视一级学科,在2012年戏剧与影视学一级学科里影视摄影与制作作为特设专业,它将以往摄影、数字电影与照明艺术三门学科并为一体。我们再来看看新闻传播学。1992年教育部学科目录,新闻摄影为二级学科,归属于一级学科新闻业务 。在2012年教育部学科目录里新闻业务一级学科和新闻摄影二级学科都被取消了,能和摄影相关的学科就是新闻传播学下设的网络与新媒体专业。网络为传播,新媒体是数字界面,其内容涵盖数字信息中的文字、影像即动态影像与固态影像,这些影像的获得就是摄影。所以摄影是新媒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归属于新闻传播学下尤其具有特殊意义。因此,摄影也应该归到新闻传播学招生方案中。摄影也是设计学的组成部分,它是现代设计学中视觉传达设计与数字媒体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现代设计艺术实践中缺少摄影是不可想象的。

        当今,摄影已经成为人类信息传播的重要工具,它可以用于各个学科。在摄影应用中,每个学科对摄影都有自己的专业要求,这种要求往往不能通用。比如艺术摄影与新闻摄影就是完全不同的指导思想,不能互用,它们的人才知识结构完全不同,培养方式也不一样。由于概念不清,要求不严,在这方面我们有惨痛的教训,比如之前出现的藏羚羊事件、广场鸽事件都是新闻记者带着艺术家的创作理念进行新闻报道,结果受到严厉制裁。这样看来,摄影的每一个专业方向都对各自的培养人才有自己的独立要求。艺术摄影、商业摄影、新闻摄影与影视摄影都有不同的培养方案和就业方向。简单的将他们混为一谈是一种对学科发展不负责任的行为,也是对学生不负责任的行为。简单地将摄影人才招收标准统一化,就是对各个专业发展,对各个专业未来不负责任的行为。这样的结果就是摄影未来很难在国际上确立中国的地位。


        信息化已经渗透到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摄影作为信息源具有广泛的应用领域,摄影成为一门强大的学科是迟早的事。我们应该有一种职业的自觉,一方面要为专业的未来做好专业学生的招收工作,另一方面应该积极参与到摄影学学科建设中去。对于目前的高校摄影招生,不能把所有的摄影专业招生都纳入到美术学科中去,这样既对专业人才培养不利,也对高考的学生不公平。与此同时,专业对口非常重要,每个摄影专业一定要盯住自己的学科门类与时俱进,不能随教师的喜好建立课程,也不能随意跨学科教学,四个归口摄影专业立足自己的专业方向,根据专业特点制定摄影独立的招收学生方案。此外,笔者以为,有的摄影专业未必就是校考的最佳路径,为什么不能参加全国普通高等院校考核招收学生,这样进来的学生一方面文化课成绩更好,再就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第一志愿,这样的生源可能比美术类服从分配且文化课分数较低的学生质量更好。 


发表在上期人民摄影报  作者为南京艺术学院传媒学院摄影学主任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