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教给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


鲍昆与米歇尔·博格蕊(Michelle Bogre)关于摄影教育的问答

“Teaching Students the Capability of independentThingking”

Conversation about Photographic Education between Bao Kun andMichelle Bogre

 

编者:米歇尔·博格蕊(MichelleBogre)是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的副教授,教龄超过25年,她还是一名纪实摄影家、作家、知识产权律师及影像文化学者。在她的《摄影4.0——关于21世纪的摄影教学》【(PHOTOGRAPHY4.0 — A Teaching Guide for the 21st Century ShareThoughts and Assignments)、焦点出版社(focalPress)、2014年8月25日】一书里,她展现了21世纪第一个10年的摄影教育情况,除了分享她25年的教学经验之外,她还与国际上有影响力的47名摄影教育者进行了对话,探讨了学生为什么应该学习摄影、摄影的价值、教学理念、视频和多媒体是否应该成为摄影课程的重要部分、今天的摄影教育整体的变化等问题。中国的两位对话者是鲍昆先生(天津美院实验艺术学院摄影系特聘教授)和王川先生(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本刊特刊登其中与鲍昆先生关于摄影教育的对谈。——中国摄影家杂志

 

1. 一位攝影學生需要多少知識才能成為一位二十一世紀的攝影師? 譬如說除了傳統攝影和 Photoshop之外他們是否有必要學會 HDR 攝影或影片剪輯?

 

鲍昆:HDR攝影基本是不需要学的。任何有关影像的技术,都是技术消费时代的生产厂商的事情。胶片时代的括弧式曝光,在今天的数位时代是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而且生产商为了市场的竞争,还会不断的更新自己产品的技术性能,学校的教学不应在这个方向投入太多的精力。

 

影片的剪辑属于文学思维方式,技术不能替代思想观念和感觉,是应该学习的。

 

摄影教学是需要讲技术的,但在数码时代的今天并不重要,教师把基本的原理和方向说清楚就可以了。软件使用的深度开发,那是学生自己的事情。现在的学生是电脑一代,进门以后完全可以自学。

 

2.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 應該如何教導學生使他們的作品更為突出?

 

鲍昆:作为技术的和个人自我表现的时代已经过去,因为在发达国家作为背景的物质匮乏时代已经过去。丰富的可以购买的消费技术无处不在,个人在这个方向上的创造性在多数情况下是无意义的。

 

在一个技术日趋应用简单化的今天,无论摄影和艺术都已转向思想话语为主的特征。也就是说,思考的对话才是当代表达媒介的内在需求和活力特征。对于学生的教育,应该让他们从已经终结的古典和现代艺术史中走出来,积极寻找与现实对话的能力。艺术史当然也是重要的参照系,但要将众多的历史现象放回它们成功的语境条件中解读,而不是膜拜。教给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应该是教育理念的核心。

 

3. 當今的攝影教學如何能夠激發學生的批判思考和創造力?

 

鲍昆:摄影只是一个非常容易掌握的技术媒介,所以摄影的教学必须改变早期摄影教育中的单纯技术化倾向。摄影的简单性恰恰带来它表达的复杂性,照片往往可以收进千奇百怪的内容,如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和艺术。所以,摄影的教学应该将人文社会科学作为重点,注重照片影像从这些角度的分析,让学生从摄影出发,多角度的面对复杂的客观世界。

 

在思想观念方法的教育之外,传统摄影,尤其是1888年以前的摄影还带有较强的传统艺术色彩,即摄影师与媒介有复杂和冗长的接触互动,这是人保持与世界互动非常宝贵的有关创造力的经验,必须保持和传承。所以在现代摄影的教学中,这一块内容不能放弃。

 

4. 在近期的 Aperture Magazine 當中, Arthur Ou 說 ”當今攝影抵達一個前所未有的歷史分界點…攝影不再只是按下快門, 幾乎可以說是被電腦組成, 而這是現代攝影教學與過去的區別.”您是否同意當今的數位後製軟體使攝影成為一種 “組成”?請說明.

 

鲍昆:不同意这种形而下的说法。数位技术可以全方位地覆盖摄影技术的前后期生产,但是摄影师按下快门的意义和数位技术几乎没什么关系。虽然数位技术可以和传统艺术的媒介工具产生替代性的关系,但“摄影”这个词汇的本质意义是无法替代的。数位后期软体在很大程度上与传统的绘画媒介工具和技术有相似性,从而导致以影像为材料的资源进行全方位的重新结构,但这已经远离了“摄影”的意义,本质上是一种以影像符号为创作材料甚至对象的“影像艺术”。

 

5. 延續上述問題, 您是否認為數位圖像處理 (ComputationalPhotography)

應該成為二十一世紀攝影教學的重點?

 

鲍昆:不同意。

 

6. 延續上述問題, 當今攝影對於數位圖像處理的重視是否只是對 Vilem Flusser的攝影哲學一種後現代式的詮釋? 換句話說,在現代攝影當中誰擁有作品的控制權?攝影師抑或是相機本身?而這又對攝影教學有什麼影響?

 

鲍昆:不了解VilemFlusser的思想。但是对作品的控制权主要是摄影师,在极个别的情况下才可能是后者,比如野外拍摄野生动物的红外线摄影机。

 

后现代诠释是繁杂的方法,对于学生拓展思考和进行独立判断有帮助。

 

当下许多院校对数位摄影图像的过分重视不具什么哲学意义,恰恰是技术主义。其培养的人才方向也是职业工人的结果,在中国将这种现象称为将大学办成了“职业高中”。

 

但是数位影像可以生成一种新的视觉艺术方式,只是由于技术不断地简单化,最终需要判定的是利用数位技术是否可以生发出新的思考和主张。

 

7.當代對於所有權的態度(指的是當代一些學者宣稱攝影已經不在有“作者” ,或者應該說數位科技和網路讓所謂"作者"的定義變得非常廣泛. ), 以及攝影的未來走向如何影響攝影的教學?

 

鲍昆: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1,传统对作者的定义,指的是作者与文本之间的关系,即文本的内在语义和作者身份、经历、思想之间复杂的逻辑关系。这样的关系往往需要艺术体制和出版体制的定义。现在由于网络写作的自由性,体制的限制完全被突破了,所以文本的生产呈现海量化的特点,原来由体制所限定的作者条件都被颠覆了。2,作者的另一个层面是世俗权利的需求,比如版权、创作权、甚至文本所涉及的肖像权、隐私权等,在这些世俗权利的环境中,作者的“所有权”是不变的,甚至还会有强化的可能。摄影的教学应该着重在后者。

 

8. 延續上述問題, 當今數位相機 (或者手機)讓這個社會充斥著業餘攝影師,那您認為攝影的教學對於大學或研究所階段的學生有什麼價值?

 

鲍昆:在今天人人轻松和轻易摄影的年代,大学阶段的摄影教学应该侧重的是如何让学生利用摄影表达自己和社会发生关系。研究生阶段的摄影教学,应该将重心放在摄影产生和传播的文化研究上,包括摄影史、从摄影出发的视觉文化史和艺术史,让学生具有较深层次阅读分析照片的能力。

 

9.延續上述問題, 當今攝影已經跨越社會階級與專業技術, 幾乎任何人都能夠使用這個媒介,那麼您認為身為一位教育者應該如何說服大眾攝影教學的重要性?

 

鲍昆:教育者应该告诉大众现在社会是一个以图像文本为主的视觉时代,视觉完全以一种更为直接的方式广泛地介入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现代人对社会生活文化观念的理解,一半都是来自视觉图像。对于图像的生产、传播和分析解读与判断成为现实中的重要学问。

 

10. Daniel Rubenstein 在 2009年 10月份的 Photographies (2:2135-142) 中提出一個具爭議性的說法, 他說 “如果不再有攝影學生畢業, 知識界就不再會有任何的改變” (Rubenstein所謂 ”知識界” 是由醫學人員, 物理學家, 天文學家和歷史學家們所組成的). 那如果我們換個方向想,如果不再有攝影學生您認為是否會對攝影界產生影響?請說明

 

鲍昆:DanielRubenstein的说法过于本位和片面了。没有摄影学生毕业对文化知识的生产不会产生什么决定性的影响。但是对后一个问题可能会产生影响。早期摄影的不普及造成了一个所谓的摄影专业领域,并形成一个以摄影为名的权力关系,不断毕业的摄影专业学生会成为维护这个权力关系的一定力量。没有后续的自觉投入权力关系的力量,这个权力结构,也就是“摄影界”,必然会慢慢消亡。

 

11. 當今攝影系是否應該堅持教導傳統攝影? 而傳統攝影有什麼樣價值?

 

鲍昆:应该坚持。理由在第3个问题中已经回答。

 

12. 您對於攝影教學的哲學是什麼?

 

鲍昆:在一般层面上理解,摄影只是门工具性的技术媒介,所以它完全不同于传统型的手艺性的艺术,大学不需要培养匠人式的人才。摄影的魅力是可以从事无穷无尽、千奇百怪的视觉生产,参与社会生活的几乎所有方面。所以我的摄影教学哲学就是,从摄影出发,培养能够面对历史和现实生活多样化的优秀人才,使之自信,独立和动手能力强。

 

13. 作為一位攝影老師, 除了教導技術之外還教導些什麼? 而教導技術是否必要?

 

鲍昆:基本的技术是必须教的,也是必要的。除技术之外,更多的是教授摄影的历史和相关的人文社科知识,以及处理一切与摄影实践有关的能力。

 

14. 您的教學風格是什麼?

 

鲍昆:理论与实践并重。

 

15. 您在學時,學到最有價值的一課什麼(可以是某項作業或是某次評圖)?而這又是誰教導給您的?

 

鲍昆:不答了。

 

16. 您認為大學生應該要學習現代藝術理論嗎? 或者這應該只是研究生學習的範圍?

 

鲍昆:必须学习。因为大学期间的学生会大量阅读并去美术馆、博物馆参观,如果没有一定的现代艺术和后现代艺术,甚至是当代艺术理论知识背景,将会给他们造成许多不必要的误会。

 

研究生阶段应该学的是更为宽广的文化历史理论。

  

17. 在您的教學單位裡, 是否有將純藝術與商業攝影做區別?

 

鲍昆:当然。

  

18.您認為近十年內攝影最大的轉變是什麼(正面或負面)?而這又如何影響了您之於攝影的教學?

 

鲍昆:最大的转变是技术上的数位化造成的摄影行为的民主化。在摄影的社会用途层面,新闻摄影机构的全面崩溃,造成了一些摄影专业学生的就业困难。但摄影教学还需继续教授这方面的内容,因为那只是一个摄影经济问题,而不是世界不再要新闻摄影了。

摄影的生产数位化和传播数位网络化,造成了一些新的社会伦理问题,这是需要在教学中调整的。

 

19. 當今擁有一個攝影學位有什麼價值?

 

鲍昆:在中国,大学学士的学位价值越来越低落,因为高等教育的普及化程度随着民众的财富能力提高了。中国有近两百所院校开设摄影课程,有一百多所学校设有摄影专业,摄影学生的毕业率非常高,工作竞争残酷,所以学位价值不高。

 

20. 您為什麼愛攝影?

 

鲍昆:我从15岁就爱好摄影,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最早的一批摄影师。

 

21. 您認為您的學生為什麼想要學習攝影?

 

鲍昆:中国的高等摄影教育被官方规定在艺术类院校,考试的综合文化成绩要求不太高。这样造成许多在其它领域内不具竞争性的学生转入学习摄影。这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大部分学生并不喜欢摄影,只是想通过这个要求不高的专业拿到一个学位。当然其中也有因兴趣学习摄影的,但不是很多。

 

22. 当代艺术理论应该在本科课程教授或还是在研究生课程中教授?

 

鲍昆:在第16个问题中已经答复。

 

 

本文也发表在《中国摄影家》杂志2015年第10期上

 

新竹林七贤图2小图.jpg


天津美院摄影系2012届毕业生房超作品《新竹林七贤图》


蝈蝈里01小图.jpg

天津美院摄影系2012届毕业生张敏毕业作品《蝈蝈里》


1 (8)小图.jpg

天津美院摄影系2009届毕业生梅兰作品《老人院》


1 (25)小图.jpg

天津美院摄影系2009届毕业生梅兰作品《老人院》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