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编者按:伍振荣《关布列松咩事?》一文刊登于2017年3月号的香港《摄影杂志》,与3月6日GaryLi发表于四月风网站《虚伪的摄影“大师”——布列松》一文,从时间点上“撞车”。一个是香港《摄影杂志》,一个是内地的摄影网站,不约而同的对“决定性瞬间”提出质疑,并进行了翔实论证。布列松“决定性瞬间”一说,该休矣… 注:本文经香港伍振荣先生授权发布。

布5

▲ 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理论」很多人听过这一个词,但它说甚么呢?  Photo:Henri Cartier-Bresson


今时今日还讲「决定性瞬间」可能已经没有多大的市场,因为不少数码时代才开始摄影的朋友普遍对摄影的传统理论根本没有太大的兴趣或认识,但是,对于认真学习摄影的朋友来说,学习摄影就必须要了解一些经典的理论或要求,例如笔者以下要讨论的「决定性瞬间」The decisive moment。


屏幕快照 2017-05-19 下午11

▲ 看看,布列松大师的作品不少都是「静态」的,不要以为「决定性瞬间」就是那些跳起的照片。  Photo:Henri Cartier-Bresson / 网络图片


先说说我自己当年接触「决定性瞬间」的经验吧。我大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开始迷上摄影,开始的时候,我主要是拍风光,或者正确一点说,其实我是被漂亮的风光吸引,才进入摄影这个世界,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拍街道上那些「三唔识七」的路人甲乙丙,完全没有这个想法,根本没有这个兴趣,我后来拍了两年普通的风光、小品,我就进入大学读新闻系,就在大学的第一年下学期,我因为要赚回买英文摄影刊物的钱,于是就进入了一份本地的摄影月刊兼职写稿,自此开始接触更广泛的摄影范畴,我大约就在这个时候才听闻Snapshot、决定性瞬间和布列松这些我以往未曾听过的名词。


我从当时的书本或者其它途径理解到Snapshot就是要捕捉到「决定性瞬间」,就是要在事情发展到最高潮的一刻按下快门,摄影师捕捉「决定性瞬间」就是要准确捕捉到最重要的一剎那;但这些说法太简单,而且不同的人各说各的,我尝试去找一些外国的摄影书本了解这一个「神话一般的摄影理论」,但是不同的文本对「决定性瞬间」的详细理论均轻轻带过,大概就只是说「事情发展到最关键的时刻」就是「决定性瞬间」,我当时接受这个说法,是因为从「字面」解释是相当吻合,相当合情合理,之后我就一直按这一种说法去捕捉这一种「决定性瞬间」。


屏幕快照 2017-05-19 下午11

▲「决定性瞬间」就是拍关键时刻,摄影师能够拍好构图,捕捉好主体的一剎那。  Photo:Henri Cartier-Bresson


当然,基础摄影有很多不同的学问,例如有曝光、构图等......甚么甚么,这些都是摄影初学者需要学习的基本功,我没有想过把这些摄影的技术和「决定性瞬间」这个词拉上甚么关系,我当时认为它们都是不同的范畴;捕捉「决定性瞬间」就是关于事情的发展,曝光就是关于影像的明暗,构图就是摄影师对画面的要求,它们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不是吗?


确实,假如你当年想去书店找一本关于「决定性瞬间」理论的技术书,你不可能找到,你只可以从不同的文章看到不少人说到有一样叫做「决定性瞬间」的东西,但奇怪的是,你怎样找也找不到这一个「理论」的详细解说,甚至这个「理论」出自那一本经典,也没有人提及,你至多可以找到有一位名叫布列松的大师说过这一个「理论」,令「决定性瞬间」犹如一个没有人可以解释清楚的神话传说。


直到很多年之后,大概在二千年初,我需要预备我关于摄影的硕士论文,我开始要看很多摄影的原始资料,请注意,我说的是「原始资料」,我这时才努力去找布列松当年怎样说据说是由他提出的「决定性瞬间」,然后,我才发现布列松从来没有出版过一本名叫《决定性瞬间》的著作,他只是在1952年才「提出」这一个「理论」,而这个所谓「理论」的东西,其实源自布列松一篇文章的标题,这篇文章流传的一个版本确实看似以Decisive Moment作为文章的标题,但其实这是一个误会,因为这篇文章原来是以法文撰写的,是布列松摄影展览的场刊,原文是Images à la Sauvette内的一篇文章,文章的题目本来的Images à la Sauvette,流传的英文版本是由其它人翻译成Decisive Moment,因此,后来译为「决定性瞬间」的说法是按照美国出版商所加上去的词汇,请注意,这并非翻译,而是加上去的!


s27274847

英文版的布列松摄影集《The Decisive Moment》

「决定性瞬间」这一个中文名字更是中国人后来所翻译的,这个翻译属于「直译」,几年前我看到有其它人把这词译为「关键时刻」,我觉得比「决定性瞬间」更贴切,但是,「关键时刻」太过平实,而「决定性瞬间」则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也因为这样,「决定性瞬间」这一个说法就被说成是「理论」,吸引到不少喜欢Snapshot的朋友所追捧。


说回这篇文章,这篇《Images à la Sauvette》文章其实并非讲甚么决定性的瞬间,也不是甚么关键时刻,这只是一个标题,而文章的内容其实是一篇摄影技术文章,并非甚么理论,也是布列松先生在他的一个个人摄影展览的场刊中的一篇文章,在这文章中,布列松坦诚地分享了他当时的摄影经历,也是他对他当时的摄影经历的一个总结。


文章一开始,布列松就说他其实和其它喜欢摄影的人一样,由Kodak Brownie的Box相机进入摄影的世界,他利用这部相机在假期的时候进行Snapshot,他说到自己在孩提的时候就喜欢绘画,每星期有两天学校假期就是他的绘画日,但后来他接触到相机之后,他就开始沉迷使用相机去拍摄他的朋友,然后,他也提到他也受到某些电影的影响,之后认识一些摄影师朋友,他们收藏了法国纪实摄影之父Eugene Atget的作品,这些作品启发了他如何利用他的相机进行创作。


在他22岁那年,亦即是1931年,他去了非洲科特迪瓦,在那处他买了一部小型相机,从此开始35mm摄影,一年之后,他回到法国才有机会冲晒他之前一年所拍摄的影像,他就在这段时间发现了Leica相机,因此这部相机就成为他的视觉的延续,他整天在街上徘徊,就为了捕捉别人生活的瞬间,他说当时并没有想到利用影像去做报道,他没有想到可以用一组影像去叙述故事,这是他后来进入了一些杂志画报当摄影师之后,与其它同事所得出来的想法,他在工作的经验中,慢慢明白了利用相机去进行报道,以及如何拍摄图片故事(Picture Story)。


他在文章中又提到在1947年他与另外四位自由摄影师一起组成了一个名叫Magnum Photos的机构,以便把他们的摄影作品发布到世界各地。自从他第一次透过相机的观景器观看,已经过了25个年头,他虽然早已以摄影为业,但他仍然认为自己只是一个业余摄影师。


布列松这篇文章说到这里就完整交代了他的摄影背景,然后他在跟着的文字中分享他的摄影心得,总共分为六个部分,分别是:(1) the picture story; (2) the subject; (3) composition; (4) color; (5) technique及 (6) the customers;整篇文章共5,300字,没有一章以「Decisive Moment」为题,而「Decisive Moment」在全文只出现过4次,分别在「标题」及引述红衣主教Cardinal Retz的名字,以及内文两次。


在内文出现「Decisive Moment」是在「The Subject」内,文中说:「The decisive moment and psychology, no less than camera position, are the principal factors in the making of a good portrait.」


文中第2次,也是最后一次出现「Decisive Moment」的,是在「Composition」(构图)的一节内,文中说:「......if the shutter was released at the decisive moment, you have instinctively fixed a geometric pattern without which the photograph would have been both formless and lifeless.」


很明显,布列松有关「决定性瞬间」的文章其实是一份他的「摄影独白」,交代他的摄影背景,分享他的摄影观点,以及他所了解的摄影技术。


扣除标题和引述,整篇文章只用了两次「决定性瞬间」(Decisive Moment),而且他绝对没有对「决定性瞬间」作任何解说,他只说在文中提到这一个词,就是在遣词用字中用了这个词,我甚至觉得他可以用其它字词去取代「决定性瞬间」,而不改原文的意思,所以这一份重要的「决定性瞬间」文章,其实与「决定性瞬间」无关系。


由此可以说明,布列松根本没有提出「决定性瞬间」理论,甚至文章以这个词作标题,都是美国的编辑处理英文版时所加上去的,布列松根本原意并非如此,由是观之,六十多年来被摄影界(或至少纪实摄影界)奉为纪实摄影至高无上的理论,其实可能只是一场误会!


布列松在文中提到最重要的,其实是画面的几何构成,也即是他的构图观,他认为在事情发展到关键的一刻,摄影师应该同时决定相机位置,以便达至几何上的平衡,这就是他这篇文章的重要论述,当然,这只是文章的其中一个论述,若然我们接受「决定性瞬间」是这文章的主旨,那么所谓「决定性瞬间」就是关于摄影师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决定相机的位置,在精准的一刻,按下快门捕捉到一幅构图完美的影像。


布4

▲任何瞬间都可以是「决定性」,关键是摄影师想捕捉甚么。Photo:Henri Cartier-Bresson


我认为「决定性瞬间」在很长的时间内已经不止被视为一个理论或是一种技术 ,而是一种哲学、一种关于Snapshot的哲学;所谓Snapshot,其实就是在动态中快拍,请注意,布列松这篇文章的法文原题就是「Images à la Sauvette」,直译英文就是「Photos on the run」或「Pictures on the run」,中文就可以是「快拍影像」,我觉得可以理解为Snapshot。


我认为布列松这篇文章其实是讲Snapshot快拍,亦正好是布列松的摄影风格,他虽然在这篇文章中交代了他所受到的摄影启发,但真正启发他的是摄影师,其实在1952年的这一篇文章中并没有提到,他只提到曾到非洲游历拍摄,但在很多年之后,他才在一个访问中提到他看过一幅匈牙利摄影师Martin Munkacs拍摄非洲的小孩奔向浪花的作品Three Boys at Lake Tanganyika后,启发了他对摄影的认知,他认为这幅作品就是利用快拍所完成的形象,亦即是他口中的「Images à la Sauvette」,这就是布列松的「决定性的瞬间」,亦因为这种拍摄方式让布列松放弃他想学习的绘画,总之全身投入摄影然后成为一代摄影大师,影响着无数的追随者。


593c5d71tx6APcIA2di20&690

Three Boys at Lake Tanganyika   Photo:Martin Munkacs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