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11月25日,离开连州,直奔连州向北通向湖南永州的S114省级公路。多少年参加连州摄影节,却从未仔细看过连州附近的人文地理风情,这次终于如愿。上路不久,就进入连州以北的粤北山区,风景果然奇美。那天细雨绵绵,雾霭迷离,加之路上车辆不多,一番南国山区安静的景象。上路行走大约40分钟左右,到了三水瑶族乡的云务村路面。那里道路右侧的山峦之上,正在兴建的高铁工地,那些工业机械和铁路设施给柔美的风景添加了许多怪异的感觉。刚好走到公路附近的一个村庄,那村庄背后是青山绿水,但村子却都是胡乱搭建的水泥民居,我们停车下来,用相机打量眼前这些奇怪的组合。刚举起相机,就听见公路坡下的村里鞭炮声大作,一大团白色的烟雾从村中央冉冉升起。离开北京,整个中国其实是一个鞭炮声不断的世界,每天的婚丧嫁娶,都离不开这中国人喜欢的声音,可能咱们历史以来的日子总是很平庸无感觉,造出些响动是咱们国人保持活力的需要,理解这些也就觉得一切正常了。但我碰到的燃放鞭炮大都是婚庆,所以这次也未觉得奇怪。可声音与烟雾几乎是瞬间到来,我们的镜头中出现了一支送葬的队伍。当看到那红色的棺木时,陡然生出狂喜,自己那根摄影爱好者的筋顿时跳跃了起来——撞的上了一个“出片子”好运!
一切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没拍几张照片这送葬的队伍已经到了眼前。他们出了村口上了公路,然后横穿公路开始上了左侧的山坡。我们一路紧跟,上山又下山,结果在前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邂逅了一场粤北山村的葬礼,目睹了一个还很为纯粹的民俗仪式。

说明一下:
1,出殡送行的是一位老太太,送葬的都是村里的亲朋好友。整个过程都显示了粤北的民风还保持纯粹,见不到北方丧仪中那股金钱味道,帮忙还是“帮忙”,而北方农村则要出钱请人“帮忙”。老太太这天并不入土,因为日子不对。亲朋好友把老人送上山,只是将棺木支在那里,苫盖上席子和塑料布防雨,掩埋还需等待全家人的八字都合上。我问需要多少时间,送葬人说已经算过,应该在腊月。
2,观看这个出殡,增加了不少见识。整个出殡过程,其实并无哀伤,反而觉得是场快乐的聚会。其间帮助抬棺的那些青壮男人们,除了在棺木上山时齐心合力团结外,自始至终相互推挡游戏,有时挡在棺木前阻挠前进,有时爬到棺木上增加分量,他们与死者那种亲密的距离,毫无对死亡的忌讳,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看来死亡也是一个随时也随地的文化概念,并非都是那些书上语言。
3,那些质朴的村民亲切友好,中间不断送香烟给我们,下山后还非要请我们到家中饮酒。因需在天晚前赶到永州,只好遗憾地错过这场难得的邀请。
4,没时间,不再写图注了,请顺着图看。敬请原谅。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