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今年7月25日,我参加完许村计划活动,张国田兄到左权等我,接我去平遥。会合后,去平遥路上,国田带我去看个村落,说那里风景绝佳,是歌星石占明的老家。我因为对CCTV的电视节目不太看,所以对一些歌星从来都没什么印象。国田说的石占明,我都没有认真听,穿耳而过了。很快进入一个山沟,沟中河水激涌,两旁山色葱翠,空气都是香的。沟里的路走到头了,要去的村子也就到了。就见一个非常干练的年轻人在村口等我们,然后带我们参观这个显得过于沉寂的村子。村子里基本没人了,房子都出现倾废的趋势。年轻人极其热情,因为他们之间基本都是山西话,我也没认真听,只是注意在看那些房子和村落道路。一会儿,年轻人带我们去他的新家,是个在村子东边的“新村”,其实也就十几户新红砖院落,进去后发现干净之极。进了堂屋落座,吃西瓜。这时看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在摆弄乐器,乐器是一把唢呐和一架电子琴。我问干什么。国田说他们要唱民歌。话说间,电子琴已经响起,年轻人也吹起唢呐,吓我一跳,吹得太好了。在琴声中,中年汉子忽然亮嗓,一声纯粹的民歌高腔立马穿透房间,直抵屋外。唢呐和人声时时交响,有时年轻人停止唢呐也唱,唱得华美却不失淳朴,还是正宗的山歌。几曲以后,因为还要赶路,我们匆匆告别。年轻人一干送我们上车,我临走拍着他的肩膀说,村长你唱的真太好了。他也是一直憨厚的笑着,挥手和我们作别。离开以后在车上听国田他们说石占明,我忽然想起原来说到这里见石占明,想到刚才是不是已经见了?于是我问谁叫石占明?大家说刚才唱歌的那个年轻人啊?我一听差点没跳下车去,我还真把人家当村长了。其实开始我就闪过一丝疑惑,这个年轻人怎么穿着像城里人?但是一想现在村里干部都是很时髦的,也就没在意。看来我是露怯了,居然没搞明白他是谁,不过,石占明真的唱得太好了,他的哥哥也水平极高。


我和石占明合影,但这时我还认为他是“村长”


石占明的哥哥先开始唱。


石占明边吹唢呐边唱。


石占明家门口的小河。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