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昨晚见到费大为先生,他告诉我说"尤仑斯撤了"。我大吃一惊,因这些天患感冒,上网不多,对这则消息太感突然了。但是也不得不相信,因为费大为是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首任馆长,他和这个机构的渊源性,应该证明此消息不虚。回到家上网一查,果然如是。

近两年关于尤仑斯的动向,一直是自华尔街金融危机之后的中国艺术界的热络话题。虽然期间各种说法纷杂,但大多指向这场西方人在中国的圈钱运动估计是要终结了。尤伦斯夫妇在北京798投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大手笔,曾经给虚火正在上升的中国当代艺术狠狠地捶了一次氧,让其热度蹿升至白热化。期间,也有明智人指出大家要小心,西方人利用手头资金优势和后发国家不自信炒作当地当代艺术圈钱已经有前车之鉴,就是前苏联解体之后的前苏东艺术。但是中国有太多需要虚幻说辞的传媒了,太多需要解决温饱的艺术家了,所以没有人理会这种警告,大家都急着挣现钱。于是尤伦斯夫妇就以高度正面的形象在中国树了起来。他们好像是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传播艺术福音的"白求恩",是帮助中国艺术当代化的。于是,这对夫妇的调子也越来越高,甚至有一说是最终要将手中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完整送给中国政府,回馈中国。

2008年底的华尔街金融危机,给发着高烧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当头泼了一瓢冷水,这瓢冷水就是原来那些带有符号性的西方人对中国当代艺术品的购买忽然一落千丈了。原来那些闹闹哄哄的西方艺术机构购买中国当代艺术的交易忽然基本停止了。这期间被忽悠起来的那些跟风炒作中国当代艺术的本土收藏家们尤其紧张,纷纷把目光焦点对准尤伦斯等几位将中国当代艺术炒起的西方藏家,他们忽然成了决定市场成败攸关的标志性符号。尤伦斯夫妇此刻表现尚可,对外宣传他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信心,坚决表示不会撤离中国。但是紧接着,他们开始在香港苏富比抛售早期他们收购的中国古代绘画和部分当代艺术绘画,对外的理由是因为北京798内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销太大,他们需要进行输血。理由可谓冠冕堂皇,但明眼人却已经从中闻到一丝欲要脱身逃跑的味道。但是大家仍然还保持一份希望,因为觉得他们手中的当代艺术品太多,是不可能迅速脱身的。他们必须坚持,直到慢慢脱手而全身而退。

现在看来,尤伦斯先生比大家精明多了,毕竟是久经商海老谋深算的商人,在他们权衡利弊之后,决定毫不犹豫地甩掉中国当代艺术的这个累赘,迅速割腕他们损失最小,而且还会盈利,虽然比原先预期的要少很多。但是恋战的话,则会将任何利润耗光,不但可能一无所得,而且还会负债。他们早期趸藏的中国当代艺术品毕竟成本极低,现在怎么甩货也不会亏本。至于原来那些美丽的关于热爱艺术的宣言,就随他去吧,说明那些都是谎话,倒腾这件事儿,本身就是一场熟练的市场操作行为,利用自己的可以操盘的优势,忽悠起那些想占便宜的跟风者,完成一买一卖的轮回,拿走的是钱。在这场游戏中,最可怜的是那些中国的所谓收藏家们,现在守着那些高价商品孤灯自赏吧,不会再有后续的接盘手,这些艺术品将是你们终身的装饰,是一段美丽又无奈的神话。所以,这些人也不可怜,就算经受一次艺术的洗礼吧。

尤伦斯此举对中国无疑会造成伤害。主要是,它会极大地打击刚刚被他们忽悠起来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这个市场已经呈现产业化的象征。它会相当程度地损害许多中国收藏家的利益,因为最后这场游戏的埋单者,是这些根本不懂艺术的"中国艺术收藏家"。

如果说任何事物都会具有两面性,正面的则是,它再次证明许多有识之士几年前的警告是对的,中国的艺术品收藏市场必须站在本土文化艺术的立场之上,不能让洋人的话语权操控这个市场。当然此事最好的结果,就是让相当一部分盲目崇洋媚外的中国人,从此多了一份自信,不要总是唯洋人马首是瞻。

下面是关于此次事件的相关网页——

尤伦斯宣布放弃"中国梦" 转向印度艺术收藏

2011年02月14日 10:02:40       来源:中国网

尤仑斯要撤了

盖伊·尤伦斯

   比利时食品业巨头盖伊·尤伦斯日前宣布将他对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的管理权移交给"长期合作伙伴",并使自己脱离这一艺术机构。

  他也将会阶段性地出售他与妻子Myriam共同积累的大量中国当代艺术收藏,首批106件作品将亮相4月3日的苏富比香港春拍。

  对于他的这一行为,尤伦斯本人解释说他想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到他在尼泊尔的慈善教育事业上,并回归到对青年艺术家的收藏,并且他现在的关注焦点在印度艺术家胜于中国艺术家。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于2007年11月在北京798艺术区落成。这个配备有三个展览大厅、一个礼堂、咖啡馆、图书馆等设施的非营利性艺术机构,完全依靠尤伦斯的资助运营。尤伦斯告诉The Art Newspaper的记者说,他起初打算将UCCA建造成为展示他丰富的中国当代艺术藏品的平台,"这个想法很快被击垮了,于是我们又快速地转变成为通过举办特别的展览和临时展示来支持中国艺术的发展。"

  该艺术机构由于雇佣了过多的欧洲人而引来非议,有的还暗示中国人不喜欢由一个外国人创办一间野心勃勃而又具有重要意义的艺术机构。尤伦斯承认这一部分是事实:"中国人十分友善,我们彼此之间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从来不存在审查制度的问题。问题在于他们也有各自的机构体系,你需要使你的中国合作伙伴跨越这些体系。因此,在某些方面来说,这是事实。"

  一年前,尤伦斯还与由民生银行运营的民生艺术馆建立起了合作关系。这个合作关系现在已经"终止了",尤伦斯说。

  当被问及他是否愿意UCCA的最终拥有者仍然保留"尤伦斯"的名字时,他说:"我认为这并不重要。"尤伦斯目前已经76岁了,他认为他的年纪已经不适合再向以前那样定期前往北京,而他也无意将这一艺术机构留给他的继承人。"我已经做了所以我应该做的事情,现在到此为止。"尤伦斯还希望UCCA在发展规划上能够保持一如既往的热情和雄心。与此同时,尤伦斯说他将有计划地全部出售自己的中国当代艺术藏品,这是因为没有一个买家愿意全部买下它们。"我的梦想是能够将这些藏品当作一个完整的整体卖出去,但它们数量巨大,全部买下则花费的金钱太多。"

  当被问及他是否仍愿意收藏中国艺术品,尤伦斯说:"我不想再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了。"他还说目前他的兴趣已转向了印度艺术家,并于最近买下了第一件来自印度艺术家的作品--Bharti Kher的画作The Left-Over DNA of a Little Mouse that the Cat Ate。

  原本已经确定在3月份举行的艾未未在国内的首个大型个展,现在已经被推迟"六个月或一年","按时在中国是一个问题",尤伦斯补充道,他依然非常期待展览的发生,"我是艾未未的超级粉丝,我爱这个家伙。"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