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推荐文章
关于春节的描述,有着无数的版本。这里选择历史与想象的两个空间作为对比,饶有趣味。历史很骨感,未来很无奈?但愿这也只是一种虚构……
林路 2019-02-11 06:42
3
4
1182
贾科莫·布鲁内利Giacomo Brunelli用他老的胶片相机偷偷摸摸行走在纽约的街道上,通常每天十个小时,寻找时间飘忽的角色和细节。他的作品有一种怀旧的气息,以及黑色电影风格。这些图像是黑色的,阴暗的,喜怒无常的,有点威胁感——好像我们正在透过夜间侦探、偷窥者或潜行者的眼睛观看。这些画面引发了难以言说的叙事,提供了未知的神秘线索。
林路 2019-01-24 09:59
0
7
974
  伍振超老师生于1930年,早在1970年代他就是全军的典型,新华社也曾经公开发文号召全国的摄影人向他学习。当过兵的人大多数都知道这样一种说法,即一等功由家属代领,指本人牺牲了;二等功由担架抬着去领,即本人受伤了;三等功才是自己去领。但伍振超老师当年曾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直接授予了一等军功。可见他的主张我国南海主权的摄影作品居功至伟、业绩之大,影响之深、传播之广。
孙振军 2019-01-22 11:49
0
0
440
作为电影制作人眼中的著名摄影师,格里高利·克鲁森(Gregory Crewdson)创造了一些媒体历史上最令人难忘的画面。克鲁森的作品从他自己的梦想和幻想中获得灵感,就像希区柯克、林奇以及阿巴斯的世界一样。
林路 2019-01-18 07:52
1
4
1382
尼克松的照片是直面的,有时是对抗性的,偶尔会有侵略性——但也有时是脆弱的,受伤的,不确定的。在尼克松的“布朗姐妹”系列作品中,同样的四人(姐妹)相同的排列顺序,一共是42张,连续拍摄了42年。
林路 2019-01-11 09:03
2
2
1524
蝉变
我们,挤进城市,寻梦、打拼、焦虑、茫然,坚持中慢慢褪去铅华, 与周遭一道, 蝉变!
李东 2019-01-02 17:54
0
4
667
大哥是家中5个孩子中最年长的,20岁时被确诊患有精神分裂症。饱受同一疾病折磨的母亲在2010年8月临终前一直像开慈善机构一样照顾着无家可归者。母亲的过世让路易斯更接近大哥。2011年开始,他拿起相机记录大哥的生活,也正因如此,路易斯极为后悔没能为母亲做同样的事情。
diamondapril 2019-01-05 12:53
0
1
457
今年的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上,冯立展现了“白夜”这一系列的大约70幅图像,以各种星系排序——有的被框架化,有的分散在乙烯基片上,有的直接钉在墙上。他说:这个系列被称为“白夜”的原因,与我在每张照片中使用闪光灯的事实有关。这会让人产生一种幻觉,你无法确定它是白天还是夜晚。
林路 2018-12-27 13:33
1
4
1593
摄影师洛伊丝·科恩(Lois Cohen)和造型师印第安纳·罗马·沃斯(Indiana Roma Voss)重新构想了历史上的女性原型,为21世纪女性赋予了新的权力图腾。
林路 2018-12-02 07:08
1
4
1353
这里我不想说管理者,我也不想说资本。上层是国家政府的事情,它都会有更迭替换都会有变化,我们老百姓管不了。资本怎么逐利怎么玩,我们老百姓也管不了。但如果一个国家的老百姓要是整体都腐败了,极端的自私自利了,这个国家就完蛋了。
李晓斌 2018-10-20 22:14
5
18
17840
帕斯卡尔说过“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郭广林 2018-10-07 22:52
0
3
5089
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交谈,我一直试图让他们平衡自己的两个方面。让幻想在实际中活着,是很多摄影师都在苦苦挣扎的。如果你陷入实践中,火花就会消亡。或者,你有一个摄影师的美妙想法,但没有成型。无论哪种方式,你都有麻烦。
林路 2018-10-03 06:46
0
1
1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