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上次去西安是1986年。那时的西安基本还保持着老城的基本面貌,在黄黄的微尘中散发着汉唐以远的韵味。相比于1981年我与同学暑假到西安游历时所见有了一些变化。
10月8日,承蒙胡武功先生展览的邀请,在时隔24年后又重访了西安,发现西安变化已经恍若隔世。我们活动的区域在西安古城的南边,即现在著名的曲江新区。在白天会议活动完后,晚上大门找我瞎聊,问大雁塔在哪?我说就在酒店外面,你难道没看见?于是两人出了酒店欲去大雁塔。但出门后我忽然想到为什么不去老城区看看呢?或许那里有了变化,抑或依然。大门欣然同意 ,于是坐上的士去了。的士沿着既定的路线行驶,司机问到底到哪里。坐在车里的我却懵里懵懂,指示司机往老城开就是了。走了不久,看到著名的鼓楼,鼓楼前面的广场上熙熙攘攘,我说就在这吧。于是见到了后面的一切——
1/2201 广场上秧歌队锣鼓喧天。
2/2202 也有健身的集体舞,以中年人为主。
3/2203 广场对面的是街头合唱团,不是十分专业,好像大家就是到这里以歌声宣泄一下。
4/2204 唱歌的老少爷们娘们们都非常投入,有一种自由忘我的感觉。伴奏的就是两支竹笛和一只萨克风,淳朴昂扬。
5/2205 在街上回荡的歌声和汽车噪声中,情侣正在进行时。
6/2206 在旁边的街道上,小生意很多。这是卖旧货的。
7/2207 一位卖烤白薯的中年妇女悠哉地在看报纸。
8/2208 卖烟的小伙在玩手机。这样的烟摊很有特色,别的城市没见过。
9/2209 往北走,鼓楼西侧的门洞内。
10/2210 除了门洞再往北走。一位时尚的姑娘在打电话。
11/2211 再见就是开罚单的了。看来是个守株待兔的老岗。西安的汽车很多,的士司机告诉我们有上千陕北人在西安开的士,还不包括其它地方来的人。
12/2212 走到一个路口左转进入一条小街,很热闹,麻将桌就在便道上。
13/2213 两边都是店铺。偷拍时也忘了仔细观察,好像是个小超市。
14/2214 已经九点多了小餐馆里还灯火通明,年轻人正在聚会,外面堆的是十分好喝可口的“汉斯”啤酒。这种酒十多年前北京卖得很好,后来就不见踪迹了。看来这家酒厂的营销问题很大,因为在北京这样好口味的啤酒只有二十几元以上一小瓶的德国进口啤酒。各地的啤酒厂现在都是所谓的“纯生”和“清爽”。大门说这些酒都是加了利尿剂的,淡而无味,喝了就是上厕所。我也注意过,那些酒上的成分标注其实早就告诉你酿酒的原料是稻米而不是大麦了。中国真是一个没有啤酒文化的民族,所以才让这些奸商得手。这要是在德国,早就得让他们倒闭了。
15/2215 给人看车的保安,猛一看像交警,只是头上的钢盔露了陷。
16/2216 再往前走发现这是一条极其时髦的酒吧街。我和大门没想到歪打误撞地到了西安最时髦的地方。
17/2217 为了体验西安的泡吧生活,我和大门也在那喝了两扎啤酒,那价格的口味可比刚才说的“汉斯”差多了,那才叫物美价廉呢。可向服务生要“汉斯”,告知没有。一想也是,酒吧怎么会卖价廉物美呢?泡吧的中国人不都是“只喝最贵的,不喝最好的”吗?
18/2218 街头还有生意火爆的发廊,装修得很有品位。
19/2219 卖烟和饮料的小店。
20/2220 还有一家冰激凌店没有打烊,服务生的装束很难让我和原来对西安的印象合卯。
21/2221 一对难舍难分的大龄恋人为这条时尚的街画上了浪漫的句号——
22/2222 可回头一看,一位沿街掏垃圾桶拾荒的妇女又让我看到了另一面的生活。
评论区
最新评论